云南省扶贫办政府信息公开网站

云南省扶贫办政府信息公开网站
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公开目录 > 工作动态

昆明全省首创资产性收益产业扶贫模式
索引号:530000-001101-20160824-0079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24 17:21:10    修改时间:2016-08-24 17:22:23
    [ 打印 ] [ 关闭 ]

昆明正在进行一项无比艰巨的脱贫计划:2018年,要在全省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要实现这一目标,意味着使20.75万人脱离绝对贫困。

面对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不仅需要下定决心,也呼唤创新理念,用深化改革发掘潜力,增强活力。今年以来,昆明创新思路,在全省探索首创了“政府+企业+村级组织+贫困农户”的资产性收益产业扶贫模式,真正从“输血”向“造血”转变,实现“产业有发展,农户有增收”的目标。

贫困户摇身一变成“股民”

以前帮扶贫困人口,就是送钱、送物等,可为什么还是跳不出“年年扶、年年贫”的怪圈?在市扶贫办副主任李文看来,就是因为没有扶在根上、扶在点上。只有贫困户有了持续而稳定的收入,才算“打中靶心”,真正告别贫困,走向富裕。

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。“脱贫,不是一味地要钱,最终还是要靠自我发展来实现。”李文说,“等、靠、要”容易衍生出“争当贫困户”的扭曲思想,导致“越穷越要、越要越懒、越懒越穷”。

如何致力于打造扶贫攻坚“升级版”,让扶贫资金在贫困地区深度“发酵”?今年以来,一种新的扶贫模式开始在富民、宜良落地开花,如今,已初见成效,贫困户不再背井离乡打零工,家门口就可以尝到致富的甜头。

今年的春耕时节,富民县中民村的农田里,已然不见往年“扬鞭催牛,手扶犁耙,弯腰曲背手插苞谷”的传统场景,而是一头扎入花海的繁忙景象。火红的玫瑰,不仅是男女之间的“爱情花”,更是中民村贫困户的“致富花”。

而几年前,贫困户张大姐还守着几亩麦子、苞谷,一年从头忙到尾,也赚不了几个钱,为寻求脱贫路,张大姐和丈夫从玉溪到寻甸四处打零工。

让张大姐没想到的是,改变竟从一枝花开始,经过前期考察调研,富民县瑞禾苗木种植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云欣喜地发现,中民村就是多年寻觅的种植玫瑰花的“风水宝地”,于是,采取“政府+企业+村委会+农户”的方式,该公司入驻中民村发展玫瑰种植产业。

具体来说,以“公司+产业工人”的方式带动农户发展致富外,以“基地+农户”的方式逐步带动群众发展玫瑰产业。以张大姐家为例,她到公司打工,主要负责修枝、锄草等日常管护工作,每天可以拿到80元工资,而她的丈夫则寸步不离4亩多的花卉大棚,就像照顾孩子一样精心培育这些幼苗。“等到来年花开,种出的玫瑰花公司全部负责收购,我们不用愁销路,只要把花种好,收入就有了。”话语间,这个中年男人笑容满面,仿佛已经嗅到想象中的香和甜。

就在中民村用玫瑰花开启脱贫致富路时,宜良县马街镇西边社区也因地制宜,宜种则种、宜养则养,鸡成为脱贫致富的“利器”。

多年来,为了带领贫困户脱贫,西边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陈永德想了不少办法、使了不少劲、流了不少汗,可脱贫依旧遥遥无期。而今年,老陈信心满满,脱贫不再是一句空话——前不久,养鸡场刚刚卖出了第一批投放的鸡苗,每只盈利3.1元,照这样的利润计算,年利润可达13.9万元,有了这笔钱,就能给丧失劳动力的21个贫困人口进行折股量化分成,年底每人有1500元的补助。

万一企业亏损,会不会影响到参与分红的贫困群众的收入?这一点,资产收益产业扶贫模式设计之初就明确规定:每年底公司拿出不低于投入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的70%作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股本金,实施资产性注入,贫困群众负盈不负亏,实现了贫困群众持续增收。

无论是中民村还是西边村,在他们脱贫奔小康的过程中,扶贫资金带来的资产收益起到了纲举目张的作用。模式创新激活一池春水。资产收益扶贫赋予产业扶贫新内涵,由原来的“资金到户”变为“股权到户”,妙处在于把扶贫资金变成了“下蛋鸡”,实现了“钱生钱”,既撬动了社会资本,又培植壮大了当地优势产业,更让贫困户获得了持续稳定的收入,最终实现脱贫。

另一方面,资产收益脱贫,对农户而言,可以从传统生产方式中解放出来,既能按照持有股份获得稳定的股份收益,又可以通过从事务工经营获得工资收入;对企业、合作社、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而言,可以在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发展适度规模经营,实现利润最大化,进而实现共赢。

“空壳村”钱包鼓起来

不容忽视的一个事实是,在贫困的影响下,昆明的一些贫困村存在集体经济落后、基层党组织涣散、基层组织凝聚力不强等情况,部分贫困村甚至沦为“空壳村”。

在新一轮扶贫攻坚的大潮中,如何一手抓产业扶贫,一手抓基层党建,合力扶贫攻坚,实现“双推进”,既增强农村的发展后劲,又夯实基层党组织堡垒?令人欣喜的是,资产收益产业扶贫模式也做了有益探索。

攻坚从高标准规划、大手笔投入起步。完成了重点贫困行政村“一通六有”建设,实现了行政村道路硬化、自然村路面硬化、通砂石路。但今后这些道路的后期维护资金从哪儿来还是一个未知数。另外,婚丧嫁娶、红白喜事,都是农村的头等大事。但部分贫困村遇上请客待人,只能在房前屋后“将就”摆桌待客。这看似小事,却成了村民“脸上抹不掉的尴尬”,而说到底还是“钱包不鼓”。

一位村干部坦言,过去因为严重缺乏经费,党组织生活很难正常开展。除订阅党报党刊和电费、电话费等开支外,所剩无几。组织一次会议,吃个工作餐都没钱,要组织外出活动,更是天方夜谭,党组织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。

扶贫还要体现在服务建设上,不仅要让农村居民拥有均等化的公共基础设施,更要让他们享受到同质化的生活条件、各方面平等的权利,这也是城乡统筹发展的最终目标。

村集体经济薄弱,增收没有门路,怎么办?而今后,村集体经济有望从资产收益产业扶贫分得“一杯羹”,实现良性循环。

这项“造血式”扶贫项目,每年底公司拿出不低于投入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的20%作为村级组织的股本金按股分红,增值比例按不低于13%。村集体经济壮大了,对于这笔收入的支出也有严格规定,本着“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”的原则,用于有发展愿望的农户的“小银行”和本村基础设施的“公共维修基金”和党建用途。

多年的扶贫实践,李文发现,资金短缺与融资困难一直困扰着扶贫产业化、规模化的进程,迟滞了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步伐。李文说,资产收益扶贫中,村集体经济的收入首先就要用于有技术、有产业、有土地却没资金的农户,提供无抵押贷款,而且利息要比银行同期利率下浮两个点,与贫困群众共谋融资门路。

扶贫开发工作已进入“啃硬骨头、攻坚拔寨”的冲刺期,而打好新时期的扶贫攻坚战需要越来越多有实力的大型企业的加入,为了吸引更多“达则兼济天下”情怀的企业,让昆明脱贫摘帽,在全省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更加触手可及。除了让贫困户脱贫、壮大村集体经济之外,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的10%用于反哺企业,鼓励他们投入资金用于土地流转,也带动更多贫困户。

云南西草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,扶贫不仅是国家的事,也是每个企业的社会责任所在。资产收益扶贫是一条让企业和农民互利双赢的路,这10%让我们看到了政府脱贫的强烈愿望和实干精神,我们也有信心和决心,与政府一起,为昆明的脱贫致富贡献力量。

发挥财政资金的集聚效应

“政府+企业+村集体+贫困农户”的模式调动起最广大的扶贫力量,也让扶贫参与各方明确职责、各司其职。

李文说,如果仅仅走回老路,群众脱贫致富将成一句空话,贫困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迫在眉睫。首先,政府根据辖区内的特色产业优势,与企业主动对接、上门招商、诚信招商;而企业要流转土地、给予农户技术指导、收购农产品、提供就业机会;村集体则要为企业入驻做好前期工作,配合企业做好生产活动,解决企业后顾之忧;贫困农户由旁观者变为参与者,增强主人翁意识,收入增加的同时,技术也学到手。

“当前,财政扶贫资金供需矛盾突出,新一轮财政扶贫要求做到精准‘滴灌’,就要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集聚效应,用最少的钱取得最大的扶贫效果,必须在财政扶贫资金投入使用方式上进行改革和创新。”李文说,通过创新资产收益扶贫试点项目的实施,“贫困户优先股”突出“优先”,“贫困户股份”突出“特惠”,着力为贫困户增加长期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
资产性收益扶贫模式实现了政府资金跟着贫困户走,贫困户跟着能人走,能人跟着产业项目走,产业项目跟着市场走的长效机制,下一步,该模式将在其他县区推广复制。

首席记者 李思娴(昆明日报)


出处:云南省政府信息公开门户网站云南省扶贫办 发布人:53000005001